青梅煮酒.

就算有很多讨厌的事,悲伤的事,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我想保护的东西.

[刀剑乱舞乙女向]只如初见

☆极度ooc预警。
☆鹤丸你们的,ooc我的。
☆写得超级渣,不喜勿喷。

以上,如果可以的话,那么。
↓↓↓↓↓

那是初见。
金色的光芒闪烁,你眯着眼想看清那是谁。光芒过后,终于见得他的模样。他着一身如雪的白色羽织,两缕银白的的发垂在肩头。他睁开眼时,鎏金色的眸子好像蜜糖让你陷了进去。但是他开口时,却让你大为吃惊——“哟,我是鹤丸国永。我这么突然的出现吓到了吗?”
看起来这么正经,原来只是个喜欢惊吓的人?
吃惊过后你回味着他的话。
鹤丸国永吗...他的模样果然如他的名字一般,像一只仙鹤呢。
“我是   ,今后请多多指教,鹤丸先生。”
“主不必那么拘谨,称呼我为鹤丸即可。”
“那么请多多指教,鹤丸先...鹤丸。”
那是你们的第一次对话。
对话结束后你抬起头,面前人笑看着你,你正好撞进了那片漩涡里。你拼命抑制住不让自己像刚才那样陷进去。赶到脸颊的热度,迅速低下头,脸不知道红成什么样了,估计脑袋已经在冒烟了吧。
虽然是很认真的人,但被一直这样看着也会受不了的吧。
“我...我会让烛台切带您去您的房间的,那...那么,我先走了!”
说完你快步离开,没看到身后鹤丸那无奈的笑容。
“真是的...”

初见之后你便一直在房间处理文件,连送饭都是长谷部帮忙。
第二次看见他是在战场。
通过狐之助传输的影响,你可以看见他们战斗的模样。
鹤丸还是那一袭白衣,不同的是白衣上沾染了些许血迹,不知是朔行军的还是他的。
这时的他比初见时多了几分狂傲。鎏金色的眸子里不是蜜糖般的甜蜜,而是冷冽与杀意。
他的本体划过朔行军的身体,血液染红了刀刃,也染红了他的白衣。确认朔行军全部打败后他甩了甩刀刃,然后归鞘。这个动作你看在眼里,表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是不住地尖叫鹤丸的这个动作有多帅,形象已然全部丢到了九重天外。
他与同去的几位付丧神说说笑笑地归来本丸时已经是晚饭时间了,你难得从房间出来,就是为了看看鹤丸。
经过对鹤丸国永这把刀剑的了解,你已经成为了他的迷妹,也同情起了他随波逐流的遭遇。
你轻轻咳嗽几声,从暗处走出,归来的付丧神们看见你便向你打了个招呼,询问了你近几天在房间里的情况,便去了餐厅。
他们走后你将目光转向还未动身的鹤丸,眼睛盯着他白衣上的几处血迹。
“哎~主这是在担心鹤吗?”他略带戏谑的声音传来。
“才没有!你不要想多了!”
“哈哈,不逗主了。这是敌人的血。一身纯白的衣装即可,但若是染上赤红的话,会更像鹤吧?”
他朝你眨了眨眼,语气轻快地说到。
你不争气地又红了脸,只好撇过头,边走边催促他。
“够了啊你!赶紧去换身衣服然后去吃饭啦,笨蛋鹤丸!”
“好好~”

之后公文少了一些,你也轻松了不少,便开始在本丸四处活动了。
之后虽然天天见面,但最让你印象深刻的,你将它看做你们最重要的第三次见面。
他那天在保养他的本体,你看见后提出要帮他保养,他同意了。
你细心地擦拭着刀身,鹤丸一手撑着下巴看着你一手放在桌上,食指时不时敲击着桌面。
你对于刀剑们的保养十分上心,帮助他们保养本体时便会自动无视周围,眼里仿佛只有刀剑。
要是在平常,在鹤丸这种目光下你肯定会脸红,但现在你却理都不理鹤丸。
鹤丸是第一次这样仔细地近距离观察你。长长的睫毛,如瀑的青丝被你用发带挽起,白暂的脸捏起来应该会很舒服吧...想到这里,他鬼使神差地凑近你的脸。
“啾。”
你目光上移,看到的是鹤丸一张放大的脸。你的脸温度渐渐升高,下意识抱住他的本体,宽大的衣袖遮住通红的脸。
“鹤丸大笨蛋!!!”
他倒是不紧不慢地坐会原来的位置,双目含笑地开口。
“那么主,先把你手里抱着的我的本体放下来吧?”
你感觉自己头顶上似乎在冒烟了。
“给给给给你,你,你快走!!!”
他却趁你松开他本体的时候凑上来,掰开你的双臂,他的唇贴上了你的。
“你,你你你...!!!”
你觉得你似乎要被烤熟了。
“主,既然初吻已经被鹤拿走了,那么与鹤共度余生如何?”
他看着你噗嗤笑出声,再次吻上去,与你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。
“两个了哦,怎么样,主?还想来第三个吗?”
“不...不要了...”
你捂住脸。
“那么,主是答应鹤了?”
“啊...嗯...”
他轻笑一声,将你打横抱起。无视了你小小的惊叫,抱着你从窗外到屋顶。
“看,主。今天的月亮,很美吧。”
他指着深蓝色天空中被群星围绕的那一轮皎洁的月亮,对你说。
“嗯...在这里,你不用被拿去陪葬或者被盗走了...”
最后那句话你说的很轻,最后似乎消散在了风里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。
他将你放下,走到边缘,任风吹着他。
你看呆了。
这时的他,和初见时一样——一身如雪的白色羽织,银白色的发随着风而飘动。就像...一只展翅欲飞的仙鹤一般。

终于抱到了园丁小姐√。
杀三放一,然而园丁小姐根本不领情,我站在旁边就往反方向跑。
心情复杂.jpg

晚安,霍金先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