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越鸟巢南枝-

就算有很多讨厌的事,悲伤的事,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我想保护的东西

终于抱到了园丁小姐√。
杀三放一,然而园丁小姐根本不领情,我站在旁边就往反方向跑。
心情复杂.jpg

晚安,霍金先生。

曾经辉煌的华山原址——长白山。
已然成了一片废墟,带着它那不为人知的故事,永远沉睡在这一片冰天雪地之中。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彼岸 下·花落

♬ 我来更新了,拖了俩月的文。
♬ 上篇请戳头像。
♬ 日常ooc。ooc属于我,海盗头子属于你们。
♬ 不喜误喷。
♬ 因为是在上学期间赶的,所以质量肯定会很差,请见谅。
♬ 设置为彼岸花妖只是因为这样好写。【buni
如果以上都可以,那么↓

雷狮愣了一下,但很快就反应过来。
“喂!那个女人,你是谁,怎么上来的?”
你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便转过头,盯着摆放在窗台上鲜红的彼岸花。
“花妖。你带上来的。”
你一一回答了他的问题。
“原来如此。”他在心里想着,走上前抱住她,满意的看着她明显的身体一抖。
“先生,自重。”
“哈?我养了你这么多年都不让我抱下?”
你沉默着。
“喂,该睡觉了吧?过几天,我会带你去看最美的星辰大海。”
他说话的时候,木槿紫的眼里好像也映着星辰大海
“......”
“放心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。”
“...嗯...”
他抱着你躺到床上。已经很累了吧,很快就进入梦乡了呢。
雷狮细细端详着你的容貌:长长的睫毛,白暂的皮肤,黑色的长发,一袭彼岸花红的长裙更为耀眼。
非人之物都那么美吗...
他想着,也进入了梦乡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第二天———————
你们到了一座临海的城市,他牵着你纤细的手,下了船,向集市走去。海盗团的另外三人看了看对方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向别的方向走去。
赌场。你没想到他会带自己来这里。
在雷狮跟别人赌时,几个大汉来到她面前。
“哟,小妹妹,跟哥几个去玩玩呗。”
“怎么还戴着彼岸花?太不吉利了吧。”
其中一个说着就想把你头上别着的那朵血红的彼岸花拿下,却被你挡了下去。
“先生,自重。另外,这彼岸花是我的重要之物,还希望您们不要随意碰。”
被挡下手的大汉显然有些不悦。
“哼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兄弟们,把她绑起来!”
“喂!你们!把我放下来!”
啊,花妖果然还是太过善良,只会用语言,却不曾用自己的力量。
你被绑到赌场的二楼,领头大汉的房间里。
“嘿嘿,小妹妹,这下你逃不掉了吧~”
“喂,你们。谁允许你们乱碰本大爷的东西了?”
是雷狮,他来了。
“哼,是你啊,要打吗?那就去一楼。”
大汉说着就走向一楼。他帮你松了绑,带着你下了一楼。
这时海盗团的其他三人都在别的地方,是不能及时赶到的。
“兄弟们!上!!”
“嘁。”
他已经打倒了好几个大汉,已经明显有些体力不支了。你担心地看着他,却不料有人来偷袭你。
“小心!!!”
他惊叫,扑上去为你挡住了致命的一刀。
“!!!”
你无言,清澈的蓝眼睛上映出的是他倒在血泊中的身影,绝美的脸庞上惊恐之情更是明显。
你将雷狮抱在自己怀里,正如当初他把你抱在怀里一样。
“呐...你怎么了...说好的要一起去看最美的星辰大海呢...”
“喂...你知道吗...我...喜...欢...你...”
他的手缓慢地垂下,雷狮眼里的星辰大海再也看不见了。
“啊!!!!!!!”
千年了,头一次,你爆发了自己的力量。
“嘻嘻...看到了吗...这片彼岸花海...是地狱的颜色哦~跟我...去三途川...一起去看彼岸花吧...”
他们惊恐地看着她,红色的长裙染上了点点白色,头上的彼岸花变成了半红半白。
刹那间,赌场里长满了彼岸花。
“唔啊啊啊!!!!!”
看着赌场里的人都痛苦的大叫着死去,你满意地笑了笑。再低下头,血红的眸子里倒映出他的脸庞。自嘲地笑了笑,果然,人妖殊途啊...
“你的陪葬品来了...我...也来三途川陪你了...”
你把雷狮轻轻的放到地板上,回归了原来的面貌,回到了本体的彼岸花中。
在你回到彼岸花中的那一刻,一片花瓣落在了冰冷的地板上。
黄泉路,三途川,忘川河边,可以看到一位红衣女子坐在奈何桥头,看着远处,等待着她的爱人。
再过一千年,我再次开花的那天,我们一定还要相见。
最后那句话,雷狮和你一齐说道。

花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只为等待自己的挚爱。

彼岸·END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全宇宙的珍宝

♬ 珍宝小姐的生日贺文。
♬ 题不对文系列。【起名废】
♬ 日常ooc。凯莉小姐你们的,ooc我的。
♬ 上学期间码出,上十天学累死我。
♬ 超短的生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是你家那位珍宝小姐的生日,早在一周前你就开始策划了。
趁着凯莉还在外面逗弄别人,你把自己定好的计划拿给安莉洁他们看,请他们帮忙布置会场,自己则在外面拖住凯莉。
凯莉小姐的日常很简单,逗逗你,再逗逗别的参赛者,似乎每时每刻都是一副天使魔鬼的样子。唯独今天,她似乎有些不高兴,却不说。
你知道为什么。
“喂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“啊?让我想想......是小柠檬的生日对吧!诶呀我差点忘了,凯莉小姐和我一起去给小柠檬买礼物吧?”你在装作不知道。
“算了...就知道问你不起作用。”
凯莉又拆开一根棒棒糖的包装纸,含到嘴里,然后咔嚓一声咬碎了它,天蓝色的眼眸中有一丝不耐,却很好的被主人隐藏了过去。
啊,光听这声音的大小就知道珍宝小姐现在有多不开心吧。
你心里偷笑。
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已是夜晚。
凯莉抱着你坐在星月刃上飞回家。
开门了,房屋里静悄悄的,却有很多人隐藏在黑暗中。
你拍了下手,房屋里顿时亮了起来,同时金推着蛋糕走过来,众人一个个送上了礼物。
“凯莉呐,我怎么可能忘记你的生日呢,你可是全宇宙的珍宝啊。”
“哼!本,本小姐才没有很感动呢!也没有害羞!你不要想太多了!”
虽然嘴上这样说,但凯莉小姐耳尖的红色出卖了你哟。
“呐呐,珍宝小姐,生日快乐~”
众人切开蛋糕,屋里一片欢声笑语。
“祝我,生日快乐。”
凯莉笑着,默默地许下了愿望:能和你永远在一起。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彼岸「1.花开」

◎日常ooc,ooc归我,雷狮归你们
◎依旧童话风
◎准备分两章写,「花开」和「花落」
◎撞梗致歉
◎结局刀子
◎花语来自百度,不知道准不准确
◎写的不好的地方请指出,我会改正的
◎以上都可以的话那么↓

※‘你’是彼岸花的花妖
※有黑化属性,黑化时是红色彼岸花,正常是白色彼岸花
※emm废话连篇,写了一大篇废话总算写到了开花
※彼岸花,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‘你’已经有几千岁了,到雷狮十八岁时正好是一千年

在一个王国里,有一位三皇子,他叫雷狮。皇宫的温室里有许多花,而他最爱的,则是那朵从他出生起就没绽放过的花。

雷狮并不知道它的名字,只是不允许别人碰它,自己则仔细地照顾它。

辗转反侧,雷狮已经十七岁了,可是,那朵花依然没有开放,静静的待在皇子的温室里。三皇子不知道的是,每朵花中,都寄宿着一只花妖,只有开花时,花妖才能出现。三皇子温室里的花,玫瑰、芍药、满天星、薰衣草......花妖们在悄悄议论着那朵从不绽放的花。

“那朵花怎么还不开啊?”

“不知道,也许那花只是摆设品罢了。”

......

雷狮的梦想是征服星辰大海。

在逃跑的前一天,雷狮把花朵从温室的泥土里移植到花盆中,花朵的叶子掉了一片,你在花蕊里动了动身子。第二天,他带着他的弟弟卡米尔与你所在的那朵花成功的逃了出来。登上飞船后,他把花盆放在他卧室的窗台上,这样他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花。

又是一年,他已经十八岁,而花朵的最后一片叶子也悄然落地。花朵慢慢地绽开,白色的花瓣,一袭白裙的你坐在花心上,揉了揉眼,打量着陌生的环境。随后又从花朵上下来,一到地板上,你就变成了十六岁左右的少女的模样,头发上别着一朵白色的彼岸花。你准备出去走走,熟悉下环境,却不想刚碰到门把手就有人从外面把门打开。

彼岸·To be continued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回梦

◎emm其实原结局定的是刀子,然而在朋友的强烈谴责下改了结局
◎童话风格
◎日常ooc,ooc归我,骑士大人归你们
◎撞梗致歉
◎第一次写,不好的地方请指出,我会改正的
◎以上都可以的话那么↓

※这里设定公主与巫女是好友

很久很久以前,在森林里有一间小木屋,小木屋里住着一位巫女,而那位巫女,就是你。

你爱慕着森林外皇城里的骑士,他叫安迷修。即使你知道,善良勇敢的骑士与只会施魔法害人的巫女是不会在一起的。

你有一只巨龙,一只巨大的、会喷火的红龙。

皇城里有一位公主,一位美丽、善良的公主。

你有一个计划。你与公主说了你的计划,公主欣然同意。

于是,你命令红色的巨龙去到皇城把公主掳走。因为你知道,身为骑士的安迷修一定会来救公主,你也知道,他到来后,会把你与你的龙杀掉。但是,为了见他一面,你愿意这么做。

他终于找到了你的木屋,而公主也在木屋里待了一个月。

你站在他们身边。

但你不知道,安迷修的余光不停地瞟着你。

公主被他救走了。

你望着安迷修远去的背影。

“为什么不把她抓走?”

“......”

安迷修没有回答,却回头看了一眼木屋,目光温柔。

公主对于骑士的情绪心知肚明,她着实替她的朋友感到高兴。

过了几天,安迷修又来到了你的木屋,巨龙在屋顶盘旋,吼叫着,以表达它并不欢迎这名来客。

你听见巨龙的吼叫,缓缓地打开木门,看见的却是安迷修的脸庞。

你低下头,惊慌地想要关上门,却被他的手挡住。你抬起头,对上他薄荷绿的眼瞳,你在骑士的目光中看到了温柔。

“是错觉吗?”你在心里想着。

“这位小姐,”安迷修开口了“在下喜欢您很久了,不知......可否让在下做只属于您一人的骑士呢?”与骑士庄重的告白成对比的,是他染上红晕的脸颊,在话语的最后有明显的停顿。

你很是惊喜,但是你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,微微颔首“当然愿意,我的骑士大人。”

与其他的童话结局不同,骑士与巫女走到了一起,据说后来公主亲自去看了已经是母亲的你。

回梦·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