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千里

卑微十八线摸鱼乙女鸽子文手,不定期更新(咕咕咕),常驻失踪人口
天雷乙女腐,mdzs,mxtx相关,xz和它英。踩雷一律拉黑处理







[艺术创作不是孤岛]

心不死,创作不停;血未干,自由永恒
用文字传递信仰,追求不变的光芒

主人

✡严重ooc预警!不喜勿喷

✡幼儿园文笔预警!

✡撞梗致歉

✡其实也不知道算不算病娇果咩那塞(

↑以上接受的话那么——






你是在宠物店看到他的。

刚刚一个人搬到新的城市读书,父母皆在外地工作,又觉得自己一个人太过孤独。恰逢正在暑假期间,在征询过父母的意见后,他们同意了你想养一只猫的请求。

然后就看见了他。

在别的笼子里的猫看到有人来,都

主动凑到玻璃前,期待着被人带走。

只有他不同。

他见有人来,只是懒懒地斜睨了你一眼,便又躺回去不再看你。

很奇怪,你从他琥珀色的眸子里看到了许多情绪。可他只是一只猫。

你一眼就看中了这只不一样的猫,跟店员说了几句,店员便将他的笼子打开。他虽然还是那副平淡的样子,可四肢肌肉紧绷,瞳孔几乎要缩小成一条竖线。

店员试探性地摸摸他的后颈,他从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呜咽。或许是意识到了面前的人类并没有恶意,他慢慢放松下来,任由店员将他抱出笼子。



他从没想过会被人抱走。他从小就在外流浪,与别的野猫争抢食物,被人类的小孩子围住欺负,最严重的那次甚至让他奄奄一息,他就是那时被送进动物救助所的。他听到那些人都叹息着这么漂亮的小猫可能挺不过去,可心中强烈的求生欲支撑着他挺了过来,那些疤痕也永远隐藏在了他光鲜亮丽的皮毛下。

“请好好对待他……”他听见店员对你说,“他是我们这里身世可怜的孩子,请不要辜负了这孩子对你的信赖。”

“我会的,放心吧。”

他听见了你的声音。清脆雀跃,带着少女的明媚。他在流浪时、笼子里时很少听到这种声音,基本上都是粗鲁的驱赶,或是高傲的审视。

他竟然,开始期待起与这位「主人」的生活了。



买齐猫咪所需要的生活用品后,你将他带回了家。

因为只有你一个人住,所以房子小小的,却被你布置得很温馨。

将他的物品布置好后,你才小心地打开笼子,看着缩在最里面黑暗里的那抹金色,你对他笑笑。

他看到面前的人类对他露出了笑容,便试探着从笼子里走出来。他的肉垫踏到木制地板上的时候,眨了眨眼睛——他拥有了一个家。

他走出笼子时,你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了。因为担心他在新环境不习惯,你决定先让他自己探索你的——不,你们的家。



“啊!你还没有名字吧!”你突然出声,他浑身一颤,迅速转过身竖起尾巴,发出嘶嘶的低吼。“抱歉……我太大声,吓到你了吧。”你挠挠头,歉意地朝他笑笑,为了表达自己道歉的诚意,又拿了猫咪的小零食撕开,蹲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示意他快来吃零食、不,是接受你的道歉。

他迈着步子慢慢朝你走来。

你心里一酸,忍住了想要哭的冲动。

从小父母就在外工作,自己跟着在家乡的爷爷奶奶长大。长大之后就跟着父母,告别了爷爷奶奶,来到父母工作的大城市读书,接受比在小县城里更好的教育。即使如此,可心里依然空落落的,似乎缺了一块。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,总是独来独往,在家里也是一个人。嘴上说着已经习惯了,可摸摸左心房的位置,虽然它依然在跳动,但却像是没有灵魂,只为了活着而跳动。



“汤圆,”你看着他安静地吃着猫零食,心里缺失的那块似乎被蜜糖填起来了,“就叫你汤圆吧。我以前在老家的时候,就一直想要个能陪着我的朋友哦。”

汤圆吃完了零食,他看着你的眼睛,黑色的眸子和琥珀色的眸子对视着。汤圆似乎明白了什么,蹭着你的小腿打转,时不时发出软软的喵,你惊喜地试探着去摸摸他的后颈,他乖顺地趴下,主动用脑袋蹭着你的手掌。

跟汤圆玩了一下午,你已经困到不行了,洗完澡跟汤圆道了晚安就回了房间。他抖抖耳朵,用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你均匀的呼吸声。



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覆盖上了你房间的门把手,他在门把上摩挲着,似乎这样能感受到不久前那只小手的温度。他深吸一口气,轻轻打开了你的房门,空气里是少女沐浴后的馨香,他红着脸在空气中多嗅了几下才走到你床边。

“主人、主人……”他低声喊着你,他的语气逐渐疯狂,抚摸着你的脸的手也逐渐用力,直到你难受地发出一声闷哼他才回过神,轻抚着你的脸被他的动作弄红的脸颊。

他坐在地板上,趴在床边,看着你的睡颜。又觉得还不够,于是一只英短轻巧地跳上了你的床,舔了舔你的脸,在你身边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睡下。

假期的每个晚上,都会出现这样的事,他长得又漂亮,你也就随他了。



“汤圆…?你又来跟我一起睡啊。”你揉揉眼睛,看着端坐在你床上发出呼噜呼噜声音的猫咪,摸了摸他手感极佳的毛,又准备躺回去。

闹钟可不会留情让人睡觉,它的声音直接把你从睡回笼觉的想法中拉出来。你手忙脚乱地关掉闹钟,神游的大脑渐渐回神。

“糟了!今天开学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!”

在汤圆不解的目光中,你立马下床去洗漱,又翻出了被压在衣柜最下面的校服,脱下睡衣换上。如果不是他现在是猫形态的话,脸一定红的冒烟了,还好他现在是一只猫。

你抓起收拾好的书包,正准备出门就听到急切的喵喵叫。是哦,好像还没给汤圆倒猫粮。于是你又折回去倒好猫粮和水,撸了把汤圆的毛,“汤圆,我放学了就回来陪你哦!绝对不会在外面多待的!”

大门关上了,门内的猫叫声也停息了。漂亮的英短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着琥珀色眸子,散发着低气压的男孩,他头上塌成的飞机耳彰显着他的不愉快。他当然听懂了你的话,只是他不想一个人待着,他想跟主人在一起。



“汤圆,我回——”你打开门,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玄关坐着一个长着猫耳的男孩,看到你他黯淡的眼睛一亮,正想扑过来就撞上了你关上的门。

“打开的方式不对吗…?再试试…”你深吸一口气,再次打开房门,这次他没在给你关门的机会,双手紧紧搂着你,生怕你再溜走。

“门…门……”

你被他抱得喘不过气,只能艰难地试图用手勾住门把手把大门关上。他伸手轻轻松松握住门把将门关上,又两只手抱住你,头埋在你的颈窝胡乱嗅着。

“主人、主人……呜……你身上,好多别的味道……”

“汤、汤圆…?”

“唔嗯…”

“你怎么…?”

“都怪主人…我只是,想让主人多陪陪我……虽然你只出去了一天,但我已经受不了了……主人每次回来,身上都会染上别的味道,我、很不开心…”

他抱着你的力度渐渐松懈下来,你趁机踮起脚摸了摸他头顶的耳朵,在看到那对耳朵轻轻一抖,耳尖泛起不明显的粉红时又摸了把他柔顺的灰发。

“疼吗?”

你轻轻抚上他手臂上大大小小的疤痕,问他。

“已经不疼了。”

他安抚性地舔舔你的脸颊。

“我不喜欢主人身上的那些味道。我想让主人只看着我,身上只有我的味道。”

猫尾缠上了你的小腿,埋在你脖颈间的琥珀色眼睛晦暗不明,他的体温渐渐上升。

你知道,你该给他回答了。

[光遇乙女向]初遇

✡严重ooc预警

✡幼儿园文笔预警

✡撞梗致歉

✡名字是参考的多数同人设定和官方资料

✡也许还会有卡卡和骨桑的场合




Owl(白鸟)

是在夜晚的千鸟城。

你独自飞到千鸟城的高处,轻轻落在高台上,放好了秋千,坐在上面发呆。

有人在弹奏高音钢琴,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曲子,但因为好听,便也随着旋律轻哼着。

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的霞光城,即使千鸟城是黑夜,霞光城也沐浴在晚霞的光辉中。

“很漂亮吗?”有人轻声问。

你这才反应过来乐曲已经停了,猛地回头。

他站在你身后,沐浴着星光,脸上带着温柔的笑。他披着天蓝色金边的斗篷,柔软的发被夜风吹起,头上的两簇翎羽抖了抖。

“嗯,很漂亮。”

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?简直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。这句话不知道是在说夜幕和霞谷,还是在说他。

“啊,抱歉,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。我是Owl。”

你告诉了他你的名字。

“很好听的名字呢,”他在口中念了几遍你的名字,上前走到另一个空着的秋千旁,“介意让我坐坐吗?”

你摇头,他就坐上了秋千,和你一同欣赏千鸟城的满天星光和霞光城的晚霞。

“Owl先生是从哪里来的呢?”你有些好奇。

“说到我,”他轻声笑了一声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值得怀恋的事,“我来自遥远的凛冬,冬季结束就会回去了。”

“啊,好可惜……Owl先生弹的钢琴很好听,要是每天都能听到这样的曲子,去收集烛火也会很有动力的…”话音未落,你就被夜风吹得打了个喷嚏。揉了揉鼻子,你对他歉意地笑笑。“抱歉抱歉!果然还是冬季,有些冷了…”

他脱下自己的斗篷,披到你身上,又站在你面前把斗篷裹紧才重新坐回秋千。

“既然你这么想的话,在冬季结束之前,我每天都会在千鸟城等你,为你弹奏。”他说着,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按出几个音符,在你开口之前说道。

“不会麻烦的。不如说,我很期待你的到来。”







Daleth(平菇)

是在霞光城。

那天你照例去霞谷收集烛火,但因为头一天没有睡好,在昏昏沉沉中一头撞向霞光城的高墙。

“当心些。”

你在迷迷糊糊中感受到有人拉了你一把,但实在是太困了,便也不管不顾,抱上那人闭眼就睡。

“……”

Daleth没想到,自己只是出来巡视,看看有没有光之子需要帮助,却被一个光之子给缠住了。

他感觉到你搂住他腰的手有放松的趋势,叹了口气,还是把你抱起来,飞到城墙上。

他本来是想把你抱到城墙上放下来的,但谁知你抓他衣服倒抓得紧,Daleth怎么也挣脱不开。他也想直接叫醒你,但看着小姑娘睡得香甜,不忍心叫醒,也就作罢。于是他盘腿坐在城墙上,把你的脑袋安安稳稳放上他的腿,又把你的斗篷盖好,静静等你醒来。

于是你享受了霞谷守护者之一的膝枕。

一觉睡醒,你从他腿上起来,伸了个懒腰,只觉得精神抖擞还能再把所有地图跑一遍。

“终于醒了。”

你一颤,缓缓回过头,看见Daleth有些阴沉的脸。

“那个、难道,我……”

“别那个了,你在我腿上睡了几个小时。”

啊,完了。这是你内心的第一想法,你虽然跟Daleth不怎么熟,但也是听过他的名号的。许多光之子都对他有爱慕之情,甚至有些光之子只来跑霞谷,就为了见他一眼。而你,一个普普通通的光之子,在Daleth的腿上睡了几个小时,这要是被他的爱慕者知道了…不行,你不敢想了。

看见你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模样,他却突然笑出声。

“不,我没怪你。”

Daleth只觉得这个小光之子真有意思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看见他会害怕的光之子。

“霞谷,是我所守护的地方。”他站起身,拍掉身上的灰尘。他站在霞光城的城墙上,俯瞰着成群飞过霞光城的飞鸟,双手背在身后,俨然是威严的霞谷守卫者的模样。

“因此,你也在我的保护范围之内,没什么可害怕的。放轻松,小光之子。”







Lion(狮子)

是在霞谷入口的冰湖上。

你第一次去霞谷,在雪地上跌跌撞撞地滑行。别的光之子落到冰湖都是稳稳当当的,但你一落到冰湖就摔了一跤。

“噗。”

你听到笑声,羞愤地想站起来看看谁在嘲笑你,但奈何冰面滑得很,你几次想站起来都以失败告终。于是你干脆躺到冰上,用斗篷盖住自己的脸,不再理那个人。

“嗨,你就是新来的光之子吗?”Lion蹲在冰湖圆台的石柱上,看着摔倒在冰面上的你,嘴角勾起一抹笑。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随即一跃而下,斗篷飘起,稳稳地落在光滑的冰面上,一手掀开你遮住脸的斗篷,一手摩挲着下巴,“长得还不赖嘛。”

你被突然映入眼帘的光晃的眼睛有些疼,闭紧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睁开,然后你就看到了那双漂亮的金眸。那是比霞光还漂亮的金色。

“嗨~看呆了吗?”他调笑着。

“哦!抱歉…那个,你能拉我起来吗,我一个人有点困…”你话还没讲完,Lion就两手托着你腋下把你抱起,然后把你安安稳稳地放到圆台上。他替你理了理斗篷,对你告别。

“记得小心点啊。对了,我叫Lion,下次来霞谷可以找我一起哦!”







Teth(雨林)

是在雨林的入口处。

你在雨林的门口看到了一个漂亮的人。十翼,背着雨伞,静静地站在石拱门下,看着大门。

你想去雨林收集烛火,但又有些害怕雨林里据说会让光之子心火熄灭的酸雨。

你决定在雨林门口蹲一个愿意带你跑雨林的人,没想到刚到雨林,就有个大佬站在那里。

“那个,请问你能…”

“……我劝你快些离开。”她在石拱门下就对你下了逐客令,随后便头也不回地往前走。

一只遥鲲飞过来,为你补充飞到雨林时消耗掉的能量。你看着发着柔和白光的遥鲲,轻轻拍了拍它光滑的脊背。

还不想就这么放弃,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个美人,更因为…她看起来很孤独。

本着不想让美人一个人和近在咫尺的大腿不能不抱的理念,你深呼吸,然后跟慢慢在她身后。

似乎是感知到了你一直悄悄地跟着她,微微撇过头,余光里看到了躲在石头后的你的斗篷一角。叹了口气,还是转过身,微微抬手,“你执意要跟来的话,就拉着我的手,跟紧我。雨林的酸雨可是会让你丧命的。”

你开心地跑过去握住她的手,Teth在你握住她手的瞬间一颤。你抬头疑惑地看向她,她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带着你走向雨林的大门,你也就专心地跟着她的步伐,忽略了她不自觉扬起微小弧度的嘴角。

你问她的名字,她轻声告诉你。

“Teth,我的名字。”

来拥抱吧

✡幼儿园文笔致歉

✡不喜勿喷

✡ooc有

✡迫害有(他俩什么时候来迫害什么时候结束)


以上。能接受的话↓↓↓↓↓







[鬼切]

黑发武士在庭院里,进行每天清晨例行的挥刀训练。

你今天难得早早起了床,打着哈欠走在走廊上时就看见了正在挥刀的鬼切,你正想和他道个早安,却被他的身姿吸引住了。

鬼切脸颊微微泛红,因剧烈运动而产生的汗珠自他额头上滑到下巴,又从下巴尖滴进衣领里。握着刀的手骨节分明又不失力量,宽大的衣袖滑落到了胳膊肘,露出白皙有力的小臂。

你看呆了,直到鬼切叫你才反应过来。

鬼切已经将刀收入鞘中放好,你见状便飞扑到他怀里,蹭蹭他胸膛的肌肉。

“主、主人,鬼切身上有汗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你就把他搂的更紧了,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里,声音闷闷的。

“那又有什么关系……最喜欢你了。”

鬼切愣了愣,随即笑着摸了摸你的头。

“是,鬼切也最喜欢主人了。”






[御怨般若]

“你想复仇吗?”

自他来到你庭院的那天起,御怨般若就一直这样问你。

“复仇的滋味,可是很美妙的哦。”

一次次的引诱着你,用他那蜜糖般的嗓音叫你“姐姐”。

一天,他在你处理公文的时候坐到堆放公文的矮几上,他今天穿的是你给他买的那套绯净琉璃,虽然足部染血为靴,依然阻挡不了一双美腿赤裸裸的出现在你面前。

你眼睛虽然盯着公文看,心却早已飞到了身边金发少年的身上。

“来复仇吧?”

有便宜不占,是混蛋。

你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的想法,站起身就扑进御怨般若的怀里。

“复什么仇!来抱!”

你中气十足地把脸埋在他颈侧大喊。

他似乎轻笑了一下,随即把他头上戴的鬼面戴到了你头上,并吻了一下。

“那就请阴阳师大人,让我忘记复仇,沉溺于您的温柔乡吧。”






[源赖光]

源赖光作为源家家主,自然是个大忙人,一个星期能见到他几面就算不错了。

这次他出征去讨伐妖怪,已经将近一个月没回来了,你心中不免担心,便夜夜点燃蜡烛等他,等到半夜才肯去休息。

又一个夜晚,你快要等不下去时,源赖光的家臣突然闯入你的房间。你还没来得及斥责他的无礼,便被他接下来说的话所震惊。

“赖光大人…他讨伐妖怪时…受了重伤…!”

“在哪里?!快、带我去!”

跟着那名家臣,你看到了源赖光,他似乎什么事都没有,批阅着公文。

源赖光注意到了你,嘴角上挑,露出一个微笑。他伸手招呼你过去。

你一走近他就急忙想扒开他的衣服检查。

“怎么,几月不见,夫人一见到我就投怀送抱?”

他语气带着笑意,任由你动作。

“别废话!你有没有受伤!”

“呵呵,自然是未受伤。”

“可那个人说……”

他打断了你的动作和话语,轻柔地将你拥入怀中。因为体型差距,娇小的你几乎是整个人都陷在他怀里,几缕白色长发垂到你脸侧,龙胆花的香气在你鼻尖萦绕。

“自然是为了见到夫人为我着急的可爱模样。”

“况且,这几月,我可是对夫人思之入骨。”






[八岐大蛇]

因为害怕他的蛇魔,遂作罢。






[鬼童丸]

作为寮中头号危险人物,晴明大人禁止你跟他相处。

中也七夕快乐!!

我和中也贴贴!!!!!!

【阴阳师乙女】一起睡觉吧

✡严重ooc预警!不喜勿喷

✡幼儿园文笔预警!

✡撞梗致歉

↑以上接受的话那么——

一起睡觉吧!















前略,当你对他们说:“可以和我一起睡觉吗?”



[鬼切]

俊俏的黑发武士在你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悄悄红了耳根。

他已经脱下了那身黑色的服饰,换上了白色里衣。鬼切跪坐在你的床榻旁,将刀横放在腿上,脊背挺的笔直。

“主人……鬼切,不可逾矩。”

他垂着脑袋,却将红得发烫的耳根暴露出来。

“噗……”

你觉得好笑,心想这刀怎么这么不解风情,于是你坐起身,将他轻轻揽入怀中。

即使是跪坐他也比你高一个头,你便将他的脑袋按到自己的脖颈处。你感觉到鬼切的身体突然僵硬起来,便揉揉他的发。鬼切细软的黑发蹭在脖颈痒痒的,手感也舒服得很。你忍不住多揉了几下。

“来陪我睡觉,这是主人的命令!”

你松开他,装着生气的样子对他命令道。

“……是,主人。那么,鬼切便冒犯了。”

果然还是怕我生气吧。你在心里窃喜。

鬼切小心地掀开被子躺进来,你翻身抱住他的腰,又在他的胸膛蹭蹭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便沉沉睡去。

鬼切安静地躺在你身侧,任由你吃他的豆腐,看到你睡着后他也缓缓闭上眼。

如同利刃藏于鞘中护佑其主。




[鬼童丸]

对于这位大爷你其实是不敢对他说这句话的。

但是,你的身体总是比你的脑袋行动的快,你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。他坐在庭院樱花树下的石凳上,一手撑着自己的脸,一手把玩着锁链,微笑着看向你。你后背不由得冒了冷汗。

“嗯……阴阳师大人,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。”

你用的是肯定句对吧!绝对是肯定句吧!你在心里俳腹着。

你一脸慷慨赴死的表情对他说出了这句话,你紧闭双眼紧张地等待着锁链甩到你身上时,却听到他发出一声轻笑。

你小心地睁开眼,他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正含笑看着你。

“呵呵……倒是有趣……那么,晚上我会去阴阳师大人的房间,跟您,一·起·睡·觉。”

好……好恐怖的人……!你默默在心里为自己不明智的举动落泪。

你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这位大爷身边的,在你的期待和紧张下,夜晚终于到来了。

敲门声响起,你打开门,果然是鬼童丸正站在你门前。你一边讪笑一边对他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“请进!请进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鬼童丸皱了皱眉,踏进你的房间,在你关上门的瞬间便迅速用锁链将你拉至他身边。他倒是很贴心的避开了那些倒刺,用锁链横向绑住你,连锁链的松紧也把握的很好,不会让你感到疼痛。

他捂住你差点叫出声来的嘴,他的脸与你的此时的距离不过也只有几厘米而已。

“阴阳师,你很怕我?”

“没有!绝对没有!”

你连忙挣开鬼童丸的手,对着他保证自己绝没有怕他,甚至为了印证自己的话还胆大包天的凑上去亲了他脸颊一口。

鬼童丸愣了几秒,似乎是不敢相信你刚刚的举动,不过他又笑出来。

“哈。那么,睡觉吧。”

他收回束缚着你的锁链,不等你有动作便抱起你放到床榻上,将你塞进被窝,随后自己也躺进去。

“那……童哥晚安……”

你已经困得不行了,向他道了晚安后就闭上眼自顾自地睡着了。

鬼童丸还在回味着你刚刚的吻,伸手又摸了摸刚刚你亲吻的地方。他露出满足的笑容,把你揽入怀中,将下巴搁在着你的头顶睡去。

阴阳师啊……既然给了恶鬼光明,那就休想再逃走哦……




[玉藻前]

大舅向来宠你,你也就毫不顾忌地对他说出了这番话。

你躺在玉藻前的九条尾巴里,沉浸在毛绒绒的天堂里时也不忘把自己的最终目的说出来。

玉藻前正为自己涂着蔻丹的手一顿,随后又继续涂着。

“小姑娘可知,自己在说什么?”

“知道啊,想让大舅和我一起睡觉。唔,尾巴好软……”

玉藻前纵容着你的动作,收起工具,将你从自己的尾巴堆里抱起来。

他将你放到自己怀里。你坐在他的腿上,无聊地捧起他的纤纤玉手左看右瞧,在嘴里念念有词地发出“为什么大舅的手这么好看”的柠檬精发言。

酸归酸,你觉得你现在太幸福了。坐在绝世美人怀里,背后贴着美人又软又大的胸,手中还捧着美人的玉手。我好了,我完全的好了。你心里疯狂发出鸡叫,又转身埋进他的胸里。

他一只手揉揉你的头发,瞧着你的金色眼睛里满是柔情。

“那小姑娘晚上等我哦。”

你点点头权当回应。

是夜,你躺在床上满怀期待地等着玉藻前。

“想抱着大舅的尾巴睡觉——”

你抱着抱枕在床上翻滚,重度毛绒绒控的你还在回想着玉藻前尾巴的手感。

“小姑娘,我进来了。”

你应了一声,他便推开门进来了。

你一见他,就拍着床另一边的空位,疯狂明示他快躺上来。

玉藻前那张倾城倾国的脸对着你露出一个微笑。他缓步走到床边,脱下木屐躺到床上,面对着你。

果然,美人就是美人,连准备入睡的动作也这么美。

你痴痴地想,还抹了抹并不存在的鼻血。

“那,大舅,我们睡觉吧!”

你迫不及待地抱住他的尾巴,将整张脸埋在他的尾巴了,面带着幸福的笑容睡去。

玉藻前看着抱着他的尾巴睡得正香的你,叹了口气,变回男人的模样抱着你,一下一下顺着你的头发。

小姑娘,我也是个男人啊……对狡猾的狐狸这么没有防备,可是很危险的哦……

终于,得以与你相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