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千里

卑微十八线摸鱼乙女鸽子文手,不定期更新(咕咕咕),常驻失踪人口
天雷乙女腐,mdzs,mxtx相关,xz和它英。踩雷一律拉黑处理







[艺术创作不是孤岛]

心不死,创作不停;血未干,自由永恒
用文字传递信仰,追求不变的光芒

主人

✡严重ooc预警!不喜勿喷

✡幼儿园文笔预警!

✡撞梗致歉

✡其实也不知道算不算病娇果咩那塞(

↑以上接受的话那么——






你是在宠物店看到他的。

刚刚一个人搬到新的城市读书,父母皆在外地工作,又觉得自己一个人太过孤独。恰逢正在暑假期间,在征询过父母的意见后,他们同意了你想养一只猫的请求。

然后就看见了他。

在别的笼子里的猫看到有人来,都

主动凑到玻璃前,期待着被人带走。

只有他不同。

他见有人来,只是懒懒地斜睨了你一眼,便又躺回去不再看你。

很奇怪,你从他琥珀色的眸子里看到了许多情绪。可他只是一只猫。

你一眼就看中了这只不一样的猫,跟店员说了几句,店员便将他的笼子打开。他虽然还是那副平淡的样子,可四肢肌肉紧绷,瞳孔几乎要缩小成一条竖线。

店员试探性地摸摸他的后颈,他从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呜咽。或许是意识到了面前的人类并没有恶意,他慢慢放松下来,任由店员将他抱出笼子。



他从没想过会被人抱走。他从小就在外流浪,与别的野猫争抢食物,被人类的小孩子围住欺负,最严重的那次甚至让他奄奄一息,他就是那时被送进动物救助所的。他听到那些人都叹息着这么漂亮的小猫可能挺不过去,可心中强烈的求生欲支撑着他挺了过来,那些疤痕也永远隐藏在了他光鲜亮丽的皮毛下。

“请好好对待他……”他听见店员对你说,“他是我们这里身世可怜的孩子,请不要辜负了这孩子对你的信赖。”

“我会的,放心吧。”

他听见了你的声音。清脆雀跃,带着少女的明媚。他在流浪时、笼子里时很少听到这种声音,基本上都是粗鲁的驱赶,或是高傲的审视。

他竟然,开始期待起与这位「主人」的生活了。



买齐猫咪所需要的生活用品后,你将他带回了家。

因为只有你一个人住,所以房子小小的,却被你布置得很温馨。

将他的物品布置好后,你才小心地打开笼子,看着缩在最里面黑暗里的那抹金色,你对他笑笑。

他看到面前的人类对他露出了笑容,便试探着从笼子里走出来。他的肉垫踏到木制地板上的时候,眨了眨眼睛——他拥有了一个家。

他走出笼子时,你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了。因为担心他在新环境不习惯,你决定先让他自己探索你的——不,你们的家。



“啊!你还没有名字吧!”你突然出声,他浑身一颤,迅速转过身竖起尾巴,发出嘶嘶的低吼。“抱歉……我太大声,吓到你了吧。”你挠挠头,歉意地朝他笑笑,为了表达自己道歉的诚意,又拿了猫咪的小零食撕开,蹲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示意他快来吃零食、不,是接受你的道歉。

他迈着步子慢慢朝你走来。

你心里一酸,忍住了想要哭的冲动。

从小父母就在外工作,自己跟着在家乡的爷爷奶奶长大。长大之后就跟着父母,告别了爷爷奶奶,来到父母工作的大城市读书,接受比在小县城里更好的教育。即使如此,可心里依然空落落的,似乎缺了一块。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,总是独来独往,在家里也是一个人。嘴上说着已经习惯了,可摸摸左心房的位置,虽然它依然在跳动,但却像是没有灵魂,只为了活着而跳动。



“汤圆,”你看着他安静地吃着猫零食,心里缺失的那块似乎被蜜糖填起来了,“就叫你汤圆吧。我以前在老家的时候,就一直想要个能陪着我的朋友哦。”

汤圆吃完了零食,他看着你的眼睛,黑色的眸子和琥珀色的眸子对视着。汤圆似乎明白了什么,蹭着你的小腿打转,时不时发出软软的喵,你惊喜地试探着去摸摸他的后颈,他乖顺地趴下,主动用脑袋蹭着你的手掌。

跟汤圆玩了一下午,你已经困到不行了,洗完澡跟汤圆道了晚安就回了房间。他抖抖耳朵,用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你均匀的呼吸声。



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覆盖上了你房间的门把手,他在门把上摩挲着,似乎这样能感受到不久前那只小手的温度。他深吸一口气,轻轻打开了你的房门,空气里是少女沐浴后的馨香,他红着脸在空气中多嗅了几下才走到你床边。

“主人、主人……”他低声喊着你,他的语气逐渐疯狂,抚摸着你的脸的手也逐渐用力,直到你难受地发出一声闷哼他才回过神,轻抚着你的脸被他的动作弄红的脸颊。

他坐在地板上,趴在床边,看着你的睡颜。又觉得还不够,于是一只英短轻巧地跳上了你的床,舔了舔你的脸,在你身边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睡下。

假期的每个晚上,都会出现这样的事,他长得又漂亮,你也就随他了。



“汤圆…?你又来跟我一起睡啊。”你揉揉眼睛,看着端坐在你床上发出呼噜呼噜声音的猫咪,摸了摸他手感极佳的毛,又准备躺回去。

闹钟可不会留情让人睡觉,它的声音直接把你从睡回笼觉的想法中拉出来。你手忙脚乱地关掉闹钟,神游的大脑渐渐回神。

“糟了!今天开学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!”

在汤圆不解的目光中,你立马下床去洗漱,又翻出了被压在衣柜最下面的校服,脱下睡衣换上。如果不是他现在是猫形态的话,脸一定红的冒烟了,还好他现在是一只猫。

你抓起收拾好的书包,正准备出门就听到急切的喵喵叫。是哦,好像还没给汤圆倒猫粮。于是你又折回去倒好猫粮和水,撸了把汤圆的毛,“汤圆,我放学了就回来陪你哦!绝对不会在外面多待的!”

大门关上了,门内的猫叫声也停息了。漂亮的英短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着琥珀色眸子,散发着低气压的男孩,他头上塌成的飞机耳彰显着他的不愉快。他当然听懂了你的话,只是他不想一个人待着,他想跟主人在一起。



“汤圆,我回——”你打开门,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玄关坐着一个长着猫耳的男孩,看到你他黯淡的眼睛一亮,正想扑过来就撞上了你关上的门。

“打开的方式不对吗…?再试试…”你深吸一口气,再次打开房门,这次他没在给你关门的机会,双手紧紧搂着你,生怕你再溜走。

“门…门……”

你被他抱得喘不过气,只能艰难地试图用手勾住门把手把大门关上。他伸手轻轻松松握住门把将门关上,又两只手抱住你,头埋在你的颈窝胡乱嗅着。

“主人、主人……呜……你身上,好多别的味道……”

“汤、汤圆…?”

“唔嗯…”

“你怎么…?”

“都怪主人…我只是,想让主人多陪陪我……虽然你只出去了一天,但我已经受不了了……主人每次回来,身上都会染上别的味道,我、很不开心…”

他抱着你的力度渐渐松懈下来,你趁机踮起脚摸了摸他头顶的耳朵,在看到那对耳朵轻轻一抖,耳尖泛起不明显的粉红时又摸了把他柔顺的灰发。

“疼吗?”

你轻轻抚上他手臂上大大小小的疤痕,问他。

“已经不疼了。”

他安抚性地舔舔你的脸颊。

“我不喜欢主人身上的那些味道。我想让主人只看着我,身上只有我的味道。”

猫尾缠上了你的小腿,埋在你脖颈间的琥珀色眼睛晦暗不明,他的体温渐渐上升。

你知道,你该给他回答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63)

  1.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