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千里

卑微十八线摸鱼乙女鸽子文手,不定期更新(咕咕咕),常驻失踪人口
天雷乙女腐,mdzs,mxtx相关,xz和它英。踩雷一律拉黑处理







[艺术创作不是孤岛]

心不死,创作不停;血未干,自由永恒
用文字传递信仰,追求不变的光芒

来拥抱吧

✡幼儿园文笔致歉

✡不喜勿喷

✡ooc有

✡迫害有(他俩什么时候来迫害什么时候结束)


以上。能接受的话↓↓↓↓↓







[鬼切]

黑发武士在庭院里,进行每天清晨例行的挥刀训练。

你今天难得早早起了床,打着哈欠走在走廊上时就看见了正在挥刀的鬼切,你正想和他道个早安,却被他的身姿吸引住了。

鬼切脸颊微微泛红,因剧烈运动而产生的汗珠自他额头上滑到下巴,又从下巴尖滴进衣领里。握着刀的手骨节分明又不失力量,宽大的衣袖滑落到了胳膊肘,露出白皙有力的小臂。

你看呆了,直到鬼切叫你才反应过来。

鬼切已经将刀收入鞘中放好,你见状便飞扑到他怀里,蹭蹭他胸膛的肌肉。

“主、主人,鬼切身上有汗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你就把他搂的更紧了,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里,声音闷闷的。

“那又有什么关系……最喜欢你了。”

鬼切愣了愣,随即笑着摸了摸你的头。

“是,鬼切也最喜欢主人了。”






[御怨般若]

“你想复仇吗?”

自他来到你庭院的那天起,御怨般若就一直这样问你。

“复仇的滋味,可是很美妙的哦。”

一次次的引诱着你,用他那蜜糖般的嗓音叫你“姐姐”。

一天,他在你处理公文的时候坐到堆放公文的矮几上,他今天穿的是你给他买的那套绯净琉璃,虽然足部染血为靴,依然阻挡不了一双美腿赤裸裸的出现在你面前。

你眼睛虽然盯着公文看,心却早已飞到了身边金发少年的身上。

“来复仇吧?”

有便宜不占,是混蛋。

你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的想法,站起身就扑进御怨般若的怀里。

“复什么仇!来抱!”

你中气十足地把脸埋在他颈侧大喊。

他似乎轻笑了一下,随即把他头上戴的鬼面戴到了你头上,并吻了一下。

“那就请阴阳师大人,让我忘记复仇,沉溺于您的温柔乡吧。”






[源赖光]

源赖光作为源家家主,自然是个大忙人,一个星期能见到他几面就算不错了。

这次他出征去讨伐妖怪,已经将近一个月没回来了,你心中不免担心,便夜夜点燃蜡烛等他,等到半夜才肯去休息。

又一个夜晚,你快要等不下去时,源赖光的家臣突然闯入你的房间。你还没来得及斥责他的无礼,便被他接下来说的话所震惊。

“赖光大人…他讨伐妖怪时…受了重伤…!”

“在哪里?!快、带我去!”

跟着那名家臣,你看到了源赖光,他似乎什么事都没有,批阅着公文。

源赖光注意到了你,嘴角上挑,露出一个微笑。他伸手招呼你过去。

你一走近他就急忙想扒开他的衣服检查。

“怎么,几月不见,夫人一见到我就投怀送抱?”

他语气带着笑意,任由你动作。

“别废话!你有没有受伤!”

“呵呵,自然是未受伤。”

“可那个人说……”

他打断了你的动作和话语,轻柔地将你拥入怀中。因为体型差距,娇小的你几乎是整个人都陷在他怀里,几缕白色长发垂到你脸侧,龙胆花的香气在你鼻尖萦绕。

“自然是为了见到夫人为我着急的可爱模样。”

“况且,这几月,我可是对夫人思之入骨。”






[八岐大蛇]

因为害怕他的蛇魔,遂作罢。






[鬼童丸]

作为寮中头号危险人物,晴明大人禁止你跟他相处。

【阴阳师乙女】一起睡觉吧

✡严重ooc预警!不喜勿喷

✡幼儿园文笔预警!

✡撞梗致歉

↑以上接受的话那么——

一起睡觉吧!















前略,当你对他们说:“可以和我一起睡觉吗?”



[鬼切]

俊俏的黑发武士在你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悄悄红了耳根。

他已经脱下了那身黑色的服饰,换上了白色里衣。鬼切跪坐在你的床榻旁,将刀横放在腿上,脊背挺的笔直。

“主人……鬼切,不可逾矩。”

他垂着脑袋,却将红得发烫的耳根暴露出来。

“噗……”

你觉得好笑,心想这刀怎么这么不解风情,于是你坐起身,将他轻轻揽入怀中。

即使是跪坐他也比你高一个头,你便将他的脑袋按到自己的脖颈处。你感觉到鬼切的身体突然僵硬起来,便揉揉他的发。鬼切细软的黑发蹭在脖颈痒痒的,手感也舒服得很。你忍不住多揉了几下。

“来陪我睡觉,这是主人的命令!”

你松开他,装着生气的样子对他命令道。

“……是,主人。那么,鬼切便冒犯了。”

果然还是怕我生气吧。你在心里窃喜。

鬼切小心地掀开被子躺进来,你翻身抱住他的腰,又在他的胸膛蹭蹭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便沉沉睡去。

鬼切安静地躺在你身侧,任由你吃他的豆腐,看到你睡着后他也缓缓闭上眼。

如同利刃藏于鞘中护佑其主。




[鬼童丸]

对于这位大爷你其实是不敢对他说这句话的。

但是,你的身体总是比你的脑袋行动的快,你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。他坐在庭院樱花树下的石凳上,一手撑着自己的脸,一手把玩着锁链,微笑着看向你。你后背不由得冒了冷汗。

“嗯……阴阳师大人,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。”

你用的是肯定句对吧!绝对是肯定句吧!你在心里俳腹着。

你一脸慷慨赴死的表情对他说出了这句话,你紧闭双眼紧张地等待着锁链甩到你身上时,却听到他发出一声轻笑。

你小心地睁开眼,他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正含笑看着你。

“呵呵……倒是有趣……那么,晚上我会去阴阳师大人的房间,跟您,一·起·睡·觉。”

好……好恐怖的人……!你默默在心里为自己不明智的举动落泪。

你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这位大爷身边的,在你的期待和紧张下,夜晚终于到来了。

敲门声响起,你打开门,果然是鬼童丸正站在你门前。你一边讪笑一边对他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“请进!请进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鬼童丸皱了皱眉,踏进你的房间,在你关上门的瞬间便迅速用锁链将你拉至他身边。他倒是很贴心的避开了那些倒刺,用锁链横向绑住你,连锁链的松紧也把握的很好,不会让你感到疼痛。

他捂住你差点叫出声来的嘴,他的脸与你的此时的距离不过也只有几厘米而已。

“阴阳师,你很怕我?”

“没有!绝对没有!”

你连忙挣开鬼童丸的手,对着他保证自己绝没有怕他,甚至为了印证自己的话还胆大包天的凑上去亲了他脸颊一口。

鬼童丸愣了几秒,似乎是不敢相信你刚刚的举动,不过他又笑出来。

“哈。那么,睡觉吧。”

他收回束缚着你的锁链,不等你有动作便抱起你放到床榻上,将你塞进被窝,随后自己也躺进去。

“那……童哥晚安……”

你已经困得不行了,向他道了晚安后就闭上眼自顾自地睡着了。

鬼童丸还在回味着你刚刚的吻,伸手又摸了摸刚刚你亲吻的地方。他露出满足的笑容,把你揽入怀中,将下巴搁在着你的头顶睡去。

阴阳师啊……既然给了恶鬼光明,那就休想再逃走哦……




[玉藻前]

大舅向来宠你,你也就毫不顾忌地对他说出了这番话。

你躺在玉藻前的九条尾巴里,沉浸在毛绒绒的天堂里时也不忘把自己的最终目的说出来。

玉藻前正为自己涂着蔻丹的手一顿,随后又继续涂着。

“小姑娘可知,自己在说什么?”

“知道啊,想让大舅和我一起睡觉。唔,尾巴好软……”

玉藻前纵容着你的动作,收起工具,将你从自己的尾巴堆里抱起来。

他将你放到自己怀里。你坐在他的腿上,无聊地捧起他的纤纤玉手左看右瞧,在嘴里念念有词地发出“为什么大舅的手这么好看”的柠檬精发言。

酸归酸,你觉得你现在太幸福了。坐在绝世美人怀里,背后贴着美人又软又大的胸,手中还捧着美人的玉手。我好了,我完全的好了。你心里疯狂发出鸡叫,又转身埋进他的胸里。

他一只手揉揉你的头发,瞧着你的金色眼睛里满是柔情。

“那小姑娘晚上等我哦。”

你点点头权当回应。

是夜,你躺在床上满怀期待地等着玉藻前。

“想抱着大舅的尾巴睡觉——”

你抱着抱枕在床上翻滚,重度毛绒绒控的你还在回想着玉藻前尾巴的手感。

“小姑娘,我进来了。”

你应了一声,他便推开门进来了。

你一见他,就拍着床另一边的空位,疯狂明示他快躺上来。

玉藻前那张倾城倾国的脸对着你露出一个微笑。他缓步走到床边,脱下木屐躺到床上,面对着你。

果然,美人就是美人,连准备入睡的动作也这么美。

你痴痴地想,还抹了抹并不存在的鼻血。

“那,大舅,我们睡觉吧!”

你迫不及待地抱住他的尾巴,将整张脸埋在他的尾巴了,面带着幸福的笑容睡去。

玉藻前看着抱着他的尾巴睡得正香的你,叹了口气,变回男人的模样抱着你,一下一下顺着你的头发。

小姑娘,我也是个男人啊……对狡猾的狐狸这么没有防备,可是很危险的哦……